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当前位置:首页  »  色情小说  »  乱伦强奸  »  险境求转机加载中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当时郑霄晔在北美刚破获了几个大案,展露头角,成为了国际刑警处最优秀的女警官之一。就在此时,她初中时的一个男同学来到了北美,向她示爱。当时郑霄晔已经和一位男同事关系密切,颇有情意,只是没有表白,于是很自然地拒绝了以前的同学,没有想到,这却成了一个可怕的开端。
  郑霄晔以前的同学事实上是北美一个黑帮的少爷,在遭到了拒绝之后,他纠集了一群手下,仗着人多势众的优势,在郑霄晔下班回家的路上施以伏击,将她强行绑架。在黑帮的一个巢穴中,郑霄晔被以前的同学注射了大量的春药,最终被残暴地强奸了。
  在随后的一个月中,她被囚禁在匪巢中,歹徒们对她使用了各种催情剂和调教手法,使她从一个处女几乎沦为了一个性奴。虽然最终郑霄晔得以脱险,并手刃这群歹徒,但大量注射的催情剂和各种各样的调教对她造成的极大伤害。
  这几年来,虽然女警官平日穿着保守,性情纯洁,她那同为刑警的男朋友也无缘碰她的身子,连看一眼裸露的部位的机会都没有。但到晚上睡觉之时,郑霄晔却不时地产生一种性冲动。由于尚且孤身一人,她只能靠手淫来解决。
  此刻,波布兰博士这一动手,就已触及了她最薄弱的一环。赤裸的女警官竭力地挣扎着,想要进行抵抗,但过去为催情剂和调教所造就的性欲很快就被激发了出来,充斥于她的脑海之中。即使作为一个国际刑警处的精锐警官,经受过专门的意志训练,也无法有效地抵御。
  “啊……呃……嗯……呃……啊……”
  很快,女警官的乳头就开始变硬,阴道内也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水。更为不幸的是,她的意志已经经受不住性欲和快感的不断冲击,逐渐失去了控制。尽管郑霄晔的意识依然清晰,但口中却发出了一声又一声淫荡的浪叫。
  无论是赵剑翎还是郑霄晔的下属,都不知道她的体质已在几年前就因遭受男人们的凌辱和调教而改变,此时眼看女警官不堪一击,不禁大为惊讶。男人们只觉得气血上涌,脑海中充斥着本能的冲动,而赵剑翎却暗自叹息。
  玩弄了一阵,波布兰博士淫笑着将双手收回,嘲讽道:“哈哈哈哈,没想到郑警官看起来挺正经的,实际上却是一个淫荡的娘们。不知道郑警官平时下班以后,是不是先去什么地方跳上两段脱衣舞,然后勾引上几个男人,也好赚些额外的收入?”
  虽然男人的手已经收回了,但体内的性欲已然燃起,无论女警官如何努力也压制不住,听到男人言语上的侮辱,只能含糊地呻吟道:“畜生……啊……呃…竟然用这种……这种手段……啊……呃……”
  波布兰博士伸出手指,让在场的人都看到指尖闪亮的淫水,道:“大家都看见了,究竟是我用了什么手段还是郑警官自己的反应那么剧烈?郑警官,你的淫荡的叫声每个人都听得见。大家也可以上去看看,她的下身到底流了多少水。”
  几个歹徒淫笑着走上前去,只见女警官的两条大腿的内侧已经一片浪迹,闪亮的体液从阴部不断涌出,沿着她那优美的腿部曲线一直流淌到了脚踝上。
  “流了那么多,真是想不到。郑警官现在一定对和男人性交十分渴望吧。”
  郑霄晔绝望地抵抗着体内的欲望,含糊地骂道:“畜生……啊……畜生……啊……嗯……”
  波布兰博士环顾在场的男人们,道:“哪个愿意上?这可是国际刑警处的高级女警官,这么好的机会大家可不要放过了。”
  方徳彪迟疑道:“波布兰博士,您还没有出马,我们都……”
  波布兰博士摆手道:“年纪大了,不如年轻的时候那么有劲了,大家不必客气,等过一阵我来了兴致,自然就会上了。”
  方徳彪喜道:“那我先来。”
  说着,他迅速地解下了自己的裤子,走到了女警官的面前,双手抓着她的乳房,将早已挺立的生殖器猛插入了她的体内。郑霄晔瞪大的双眼中充满了恐惧,这还是这几年来她第一次被人强奸。
  方徳彪对郑霄晔颇为仇恨,因为她曾多次带领警方对自己的团伙进行打击。事实上若不是因为要探明方徳彪幕后的波布兰博士,她早就将方徳彪的团伙一举剿灭了。此时,方徳彪的大敌竟被生擒活捉,赤身裸体地绑在刑架上任人凌辱,他只觉得没有比这更好的报复机会了,因此生殖器的抽动尤为粗暴。
  “啊……啊……呃……啊……嗯……啊……”
  郑霄晔虽然神志清晰,能够清楚地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却依然完全陷入了性欲和快感的包围中而无法自拔。她明知所有的歹徒和自己的属下都看着她,却不由自主地淫荡地呻吟着,臀部迎合着男人强奸她的节奏不停地扭动。
  方徳彪抽插了一阵,已能确定这个精锐的女警官从精神和肉体上都被性欲所征服,于是突然停止了运动。但郑霄晔却停不下来,依然有节奏地扭动着臀部,使得男人的生殖器依然保持着在她体内的相对运动,以缓和下身的躁动对精神的冲击,具有古典韵味的脸庞上则是充满了屈辱。
  这也给方徳彪带来了极大的快感,他在稍作停顿后,又恢复了原先的抽插,猛烈地冲击着被俘的女警官的肉体和精神。高潮已然在郑霄晔的体内建立,快感一波波地袭来。
  “呃……嗯……啊……啊……呃……”
  刑房内,呻吟声、喘息声交杂着,歹徒们不禁按住自己的裤裆,压着已经挺起的生殖器,而被俘的男国际刑警眼看女上司赤身裸体地被歹徒强奸,那原本应有的强烈的悲哀却被无由的兴奋所取代,下身竟也硬了起来。
  随着方徳彪的一声长叹,他和郑霄晔同时抵达了高潮,一大股精液爆发,射入了她的体内。方徳彪随即抽出了自己的生殖器,波布兰博士手下的那个黑人头目立刻走到了赤裸的女警官面前,迫不及待地开始解自己的裤子。
  这个身材魁梧的黑人的生殖器比方徳彪的要粗大得多,当郑霄晔的阴部被插入之时,她不禁尖叫了一声。虽然这轮强奸带来的痛苦比上一轮强得多了,但由于性欲被完全激发而仍未消退,女警官依然无法摆脱从肉体和精神上同时被征服的困境。
  眼看着郑霄晔被这个黑人粗暴地强奸着,却发出了一声声淫荡的浪叫。包括几个被俘的男国际刑警在内的男人们个个脸上都闪现着兴奋的神色,只有赵剑翎神色黯然,不忍再看。
  不料波布兰博士那道锐利的目光却转到了赵剑翎那清秀的脸庞上,略带些嘲讽地道:“赵小姐,是不是不想看这个场面啊?其实么,就算是女刑警,毕竟也是女人,总有些性上的需求,这也没什么丢人的。”
  赵剑翎心头一震,但想到对方毕竟不知自己身份,多半只是随口一说而已,却也不知如何回答,迟疑道:“这……”
  波布兰博士冷笑道:“不过,我也理解你的心情。女人嘛,毕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场面。赵小姐若是觉得不习惯,可以先回去休息,时间也不早了。”
  赵剑翎心头一松,觉得自己太过猜疑了,道:“多谢。那我先离开了。波布兰博士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叫我就是了。”
  眼前的场景她已不想多看一眼,转头便走。波布兰博士望着赵剑翎的背影,双目中泛起了一丝狡诈的笑意。这点女警官已经看不到了。
  ***    ***    ***    ***
  天色刚由黄昏转入黑暗中,一道黑色的身影从走廊中闪过,身材颇为窈窕。由于是在据点的内部,这一带根本就没有什么防范的守卫,因此这道身影很轻松地穿过了走廊,来到了刑房前。
  赵剑翎已经休息了很长时候了。自从离开刑房之后,她就没有再进去,但她却打听到,审讯一直持续到了中午才结束。无论郑霄晔多么坚强,遭到了如此长时间的审讯,加上迫使她爆发一轮又一轮高潮的轮奸,惨状是可想而知的。所以当她进入刑房的时候,并未惊讶于眼前的状况。
  郑霄晔依然全裸着,呈“大”字型被捆绑在刑架上。但她的一头秀发早已散开,凌乱地披散着,遮住了半边俊美的脸庞。女警官那赤裸的身体上,既有皮鞭留下的暗红色的鞭痕,也有软鞭留下的青紫色的鞭痕,丰满的乳房虽然没有经过鞭打,但却布满了淤青的指痕和牙印。她的阴部一片狼藉,大腿内侧到处都是干涸的精液和淫水。
  除了郑霄晔以外,刑房内已经没有其他人了。从夜里一直到中午,波布兰博士和方徳彪也累了,众歹徒早已离开,其余的被俘的男国际刑警也被关押到了别的地方,只有这个被审讯的主要人物还留在此处。看清了房内的状况之后,赵剑翎推开了虚掩的房门,走了进来。
  “唔……唔……”
  年轻的女警官和平日的打扮有所不同,上身是黑色的短袖T恤,下身是黑色的长裤,脸上也蒙着一块黑布,只有一双秀美的玉脚依然赤裸着,穿着黑色的凉鞋。她的肌肤和黑色的穿着相辉映,显得尤为晶莹雪白。
  尽管如此,郑霄晔依然一眼就将赵剑翎认了出来,眼看她走了进来,不禁不停地摇着头。但歹徒早就用从她身上剥下来的桔色内裤塞在了她的口中,使她只能发出含糊的声音。
  赵剑翎只道女警官长时间受辱,看到自己前来营救,燃起了脱身的希望,于是快步走上前去。不料才走了一半的路程,突然一张大网从空中罩下,同时从刑房两侧的桌边窜出五个歹徒,为首的正是波布兰博士手下的那个黑人。
  女警官这才意识到自己中了埋伏,待想要躲闪却已经来不及了。她只移开了两步,大网就已罩落在了她的头上。几个歹徒迅速将这张网一收,就将赵剑翎全身都裹了起来。众人猛地一拉,赵剑翎就顺着网的去势摔倒在了地上。
  那个黑人一看女警官已经被制住,立即冲了上来,对着倒地的她就是一阵猛踢。另几个歹徒也一起加入,无数只脚蹬在了赵剑翎那柔弱的身体上。可怜女警官空有一身高强的武艺,却被困网中,根本无法反抗。只见她那苗条的身体抽搐着,不停地呻吟了起来。
  “啊……啊……啊……”
  黑人道:“原来是个女的。波布兰博士真有先见之明,早就料到有内奸会来救人。来!你们把她拉出来,看看是究竟是谁。”
  其余四个歹徒将赵剑翎从网中取出,分别抓着她的手脚,将她呈“X”字型抬到了黑人的面前。由于女警官穿的T恤较短,此时下摆缩了上去,裸露着一截白玉般的纤细腰身和小巧的肚脐,显得颇为性感。
  那个黑人一看这个架势,觉得未免太费劲了,道:“还是先把她绑起来。小心些,波布兰博士说这些人都是很厉害的,一个不当心就会被她逃走。”
  歹徒们接到命令,将赵剑翎脸朝下摔在了地上。她只来得及利用歹徒放开她双脚时,踢倒了一个敌人。但论力量女警官自然不能和男人们相比,随即手腕和脚踝就全被人按住。歹徒将她的双臂反剪到身后,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索把她的手腕和脚踝都绑了起来。
  随后,她又被两个男人挟着手臂提了起来,连拖带拽地拉到了黑人的面前。黑人一把扯去了蒙在赵剑翎脸上的黑布,现出了她那清秀的脸庞。
  黑人道:“真没有想到,原来是赵小姐。难道你就是警方的内奸么?”
  赵剑翎临危不乱,冷冷地道:“你们想干什么?快放开我!现在我们这里有内奸,偏偏内部守卫松懈。我是奉方徳彪先生的命令在这里巡查,顺便进来检查一下郑霄晔警官的情况。”
  黑人的大手一扬,已经重重地打了赵剑翎一个耳光,道:“到今天中午,方先生一直和波布兰博士在这里审讯郑警官。随后他就回去休息了,到现在还没有起来。哪有让你巡查的命令?”
  赵剑翎继续道:“当然有命令,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快把我放开。啊……”
  女警官话还没有说完,又是一个耳光打了上来。这个黑人身材魁梧,下手很重,直打得她眼冒金星,喉口发甜,鲜血沿着嘴角流淌了出来。
  黑人道:“这里的防务已由我们接管,你不会不知道吧。你是最近加入的,身份尚未经我们的确认,我们这里正有人怀疑你是卧底的女刑警。此刻你来救郑霄晔,正是替我们解决了大麻烦!”
  赵剑翎道:“这里是方先生的地方,什么时候由你们接管了防务?我的身份连方先生都确认了,难道还需要你们来确认。啊……”
  惊呼声中,女警官的T恤领口竟被这个黑人粗暴地撕开,露出了里面的白色半截背心胸衣的衣襟和陷入的乳沟。男人的双眼贪婪地盯着她那没有被胸衣遮掩住的贲起的胸肌,发出了淫邪的光芒。
  “警官小姐,不用再争辩了。波布兰博士昨天刚进这刑房时就强调过,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进来。只有精锐的国际刑警才有你这样高明的格斗术。你就老老实实地把你的姓名职位都说出来吧。要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赵剑翎虽然知道这次已经无法再骗过这个黑人了,但依然心存事后骗过其他人的侥幸,故依然道:“快放开我!我是方徳彪先生的人,你怎么能这样!”
  黑人淫笑道:“在几分钟前,我的确认为你是方徳彪先生的人。但现在,我已经知道你是一个女刑警!对付女刑警,我们素来有我们的办法。”
  赵剑翎被猛地推向了一张桌子。她被反绑的双手被黑人用一只大手抓着,上身被脸朝下按在了桌面上。女警官只觉自己的下身一凉,黑色的长裤和窄小白色内裤先后被扒到了雪白柔美的大腿上,一对浑圆的玉臀赤裸在了男人们的眼中。
  原来这个黑人在前夜见到赵剑翎时,就对她的清秀容貌和夏装下标致的身材颇为心动。如果她是方徳彪的得力助手,那当然是只能看不能动的,但现在既然已经确认了她是卧底的女刑警,又已将她活生生地擒住,怎会放过这个机会?
  只听得黑人道:“警官小姐,我会让你开口的!”
  黑人的一手抓着赵剑翎被捆绑的手腕,一手拽着她的秀发,把她的上身牢牢地按在桌面上。女警官只能竭力扭动着赤裸的臀部,但男人的生殖器还是很轻松地突破了她那稀疏的阴毛,从她的阴道口刺入了她的体内。这个黑人的生殖器极为粗大,从赵剑翎那干燥的阴部刺入,使她痛苦地呻吟了起来。其余的几个歹徒则跟着发出了淫邪的笑声。
  “啊……啊……啊……啊……”
  虽然知道被擒之后难逃受辱的下场,但赵剑翎还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遭到了歹徒的强奸。随着男人的生殖器在她的体内猛烈地抽插着,女警官的身体一次次地弓起,清秀的脸庞痛苦地扭曲着,发出了一声声的呻吟。
  这个黑人极为兴奋,赵剑翎的阴道如同处女一般紧紧地夹着他的生殖器,使他每一次抽插都要用上不小的力量,而看着女警官那充满弹性的臀部随着她的挣扎在眼前晃动,也给他带来极大的视觉享受。这使得在场的歹徒都完全沉浸在了欢愉之中。
  “砰”“砰”“砰”的声音接连地响起。在赵剑翎的呻吟声中夹杂着男人的惊呼。直到此时,这个黑人才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警觉,却已经晚了。他只觉得自己的胸口一痛,一颗子弹已从背后穿过了自己的胸膛,随后又是另一枪击中了他的右肋。
  赵剑翎虽然在男人的奸淫之下,却依然保持着冷静。当枪声响起之时,她虽然还没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却知道机会已经来了。就在黑人中弹的一瞬间,女警官的身体向后一撞,用赤裸的臀部撞在了男人的小腹处。黑人中弹之后,身形已失去控制,向后倒去,她则乘势摆脱了插入自己体内的生殖器。
  随后,她极为迅速地半蹲下身,用反绑的双手把被歹徒剥到大腿上的裤子提了起来,遮掩住了赤裸的下身。待她回转身来之时,发现五个歹徒都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而一个人正从刑房的门口走了近来。
  赵剑翎只觉这人颇为眼熟,是方徳彪手下的一个歹徒,在教格斗术时见过,只是地位不高,所以不知道姓名。这人只是向手脚依然被捆绑着的女警官望了一眼,走到一个已死去的歹徒身边,除下了那人的衣服,随后径直走向了郑霄晔面前。
  赵剑翎注视着此人的神态,见他望向赤裸着被绑在刑架上的郑霄晔的目光虽然有些异样,脸色却颇为恭敬。而郑霄晔看到他的到来,脸上也现出了兴奋的神色。
  这个歹徒走到了刑架前,先取出了塞住女警官的嘴的内裤,解下了捆绑住她的绳索。郑霄晔刚得到自由,男人就递上了那件衣服,让她披上。郑霄晔忙指了指赵剑翎,他才走到了赵剑翎的身边。
  当这个男人先蹲下身解开了赵剑翎脚踝上的绳索,随又直起身解开她手腕上的捆绑。此时他的双眼虽然直直地看着女警官从被撕开的衣襟处裸露出的贲起的胸部肌肤,神色却显得十分拘谨。
  对此赵剑翎固然不愿意,但毕竟对方是来营救自己的,这个举动完全出于本能,其目光反不显得淫邪,况且女警官的酥胸只裸露了一小半,比起往日被擒后的裸身受辱和刚才遭受强奸,还是小巫见大巫了,因此心一横,也就不以为意。
  郑霄晔虽然上身已经穿上了男人的衣服,上衣的下摆也已盖过了臀部,但仅看她那两条完全裸露的大腿,就能判断出她的下身是光着的。因此她趁着男人去解赵剑翎身上的捆绑之际,跑到一个身材较为矮小的死去的歹徒身边,将他的裤子和鞋子除了下来穿上。
  三人不敢逗留,那个男人想要说话解释,也被郑霄晔摇手止住。他们快速地离开了刑房,隐蔽到了这幢楼边的花园中。若是白天,这里自然是众人休息的好地方,但现在是在夜间,因此并无旁人。
  那个男人此时才道:“郑警官,非常抱歉,我来晚了。此前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郑霄晔摇手道:“这次真是多亏你了。否则赵警官和我都会有大麻烦。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她就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在东南亚赫赫有名的赵剑翎警官。这次受我邀请,赏脸客串一阵卧底,目的就是探明方徳彪背后的人物,也就是波布兰博士。”
  男人颇为恭敬地道:“原来赵月芳小姐其实是一位警官,难怪身手那么出色。”
  郑霄晔道:“这就是我们警方在方徳彪手下的内线韩强。方徳彪这边的消息主要由他这里得知。”
  韩强道:“当初我和几个兄弟被警方逮捕,郑警官给了我这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我只希望不要让她失望。”
  赵剑翎这才知道韩强的身份,客气地道:“韩先生,今天你把握住了机会,干得很好。只要你继续和警方合作,终有一天能开始自己的生活。”
  说到这里,女警官想到韩强在击杀众歹徒时,自己身为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却被捆绑得失去反抗能力而遭受那个黑人的粗暴的强奸,又想到男人在解开她的捆绑时一直看着自己半裸的酥胸,更不知道他是否在自己拉起裤子前就看到了她那赤裸的臀部,不禁脸上微微一红,只是夜色昏暗,郑霄晔和韩强也都看不出。
  韩强道:“郑警官,赵警官,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赵剑翎道:“你们知不知道其他几个被俘的国际刑警被带到哪里去了?”
  郑霄晔和韩强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摇了摇头。
  赵剑翎道:“我也不知道。这样吧,郑警官,你在这里不宜久留,应该尽快离开这里。只要你回去,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调集警力,一定能够擒获方徳彪和波布兰博士。韩先生,请你给郑警官带路。我设法找出其他几个人被关在哪里,想办法把他们也救出来。”
  郑霄晔略一思索,道:“出去的路在我被他们抓来的时候就已经记下了。我觉得还是让韩强负责找出其他几个国际刑警被关押在哪里。赵警官,虽然方徳彪对你很信任,但是从目前形势来看,波布兰博士对你颇有疑心。我已经脱险,他又折损了几个手下,多半会怀疑到你头上……”
  赵剑翎点了点头,道:“不错,所以我现在必须抢先一步回到房间里呆着,这样多少能消除他们的疑心。韩先生,如果你能找到其他几个国际刑警的下落,先不要动手。郑警官被救,歹徒们一定会提高警惕,我们得等上一阵再动手。只是,从此向外,一路上必有人守卫,郑警官,你的体力……”
  郑霄晔道:“应该没有问题,我会小心的。你们两个也要小心,谨慎从事。等我通知警方赶到后,里应外合,争取别让方徳彪和波布兰博士跑了。”
  赵剑翎道:“好,那我们三个就此分手。大家都要小心。韩先生,无论你能否探察到其他几个国际刑警的下落,请你在一个半小时后到我这里来。”
  ***    ***    ***    ***
  夜色之中,郑霄晔独自一人在小道边的树丛中行走着。身上所穿的男人的衣裤显得很宽大,晚风吹入,令她感到一丝寒意,皮鞋也不怎么合脚,走起来极不舒服。没走出多远,女警官微微喘起气来。
  长时间的审讯不知给她留下了多少伤痕。她那十个纤细的手指已经是血肉模糊,此时依然隐隐作痛。而被强奸则是女警官这几年来所遭遇的第一次性交。这一天来,郑霄晔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被强奸了多少次,以及在此之中产生了多少次极为屈辱的高潮。她只知道,现在自己的双腿交错前进时,一阵阵疼痛就从下身传来,使她走得格外艰难。
  这时她才感到,刚才所说的自己一人必然能安全地离开此处,未免有些过于自信了。不过她素来是一个极为优秀的女警官,坚强而刚毅,虽然感到了困难,却依然没有丝毫畏惧。如果敌人发现了她的逃跑,一定会来搜寻,她必须在这些人找到她之前逃离此地。想到这里,她忍着各种不适,加快了步伐。
  起先,夜色一片宁寂,但过了一阵,郑霄晔就可以听到远处传来一些嘈杂的声音。她知道,这是歹徒们发现她已经逃走,而设下圈套的几个人则全数被杀。此刻她行走的速度虽然比往日慢,但好在已经走了不少路,而敌人尚需一边追来一边搜索,女警官脱险的机会依然不小。
  身后的喧哗声越来越近,但郑霄晔离歹徒的据点也越来越远。她在被押送到这里来的过程中,已将这条道路的情况大致记在了心中,只需要再向前走出两千米,就可以抵达一条常有人通过的公路,届时就可以算是脱离险地了。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百度快播影音先锋等电影天堂资源视频网站,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影音先锋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